大连发展网

院士

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 > 院士 > 刘嘉麒院士:科学探索的脚步永不停歇

刘嘉麒院士:科学探索的脚步永不停歇

刘嘉院士科学探索脚步永不停歇


刘嘉麒院士:科学探索的脚步永不停歇

 

■本报记者 郝俊

 

在中国地质学界,谈起火山研究,有一位科学家的名字会马上浮现出来:刘嘉麒。然而很少有人知道或者记得,他最初与火山“打交道”时,已是“四十不惑”的年纪。

 

现年71岁的刘嘉麒,被称作中国火山和玛珥湖古气候研究的领军人物,如今依然在科研一线奋战。他似乎是个不知疲倦的人,在科学探索的道路上不曾停下脚步

 

漫漫求学路

 

科学家的学生时代,往往成为其学术生涯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对于刘嘉麒来说,近27年的漫漫求学之路,充满了与命运的妥协和抗争,印刻下青春年少时对理想和抱负的追求。

 

1941年,刘嘉麒诞生在辽宁省一个农民家庭,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宽裕。8岁那年,父亲不幸离世,母亲带着年幼的姐弟四人,生活愈加窘迫。在亲友和学校的帮助下,刘嘉麒的学业得以延续。从小学到高中,他一直奋发努力,企盼用知识改变命运。

 

刘嘉麒以全优的成绩高中毕业。然而多年来拮据的经济条件,家里已无力为他支付大学学费。刘嘉麒并不想就此放弃走进大学校门的机会。他征询母亲的意见,母亲只是简单地告诉他,看什么学校不花钱,或者能少花钱,就考什么学校吧。

 

作为家里男孩中的老大,刘嘉麒深知自己到了应该为家庭分忧的年纪。1960年,他报考了长春地质学院地球化学专业。这主要是因为“当时的地质类院校实行学费、伙食费、书费等五包政策,基本就不花钱了”。刘嘉麒说他进入地质这行,其实是有些无奈的选择。

 

走进大学后,刘嘉麒才知道地球化学这个“神秘”的专业还要跋山涉水。那个年代,野外科考本已十分艰苦,又赶上三年自然灾害,经常是整天要跑上百里路,却吃不饱饭。刘嘉麒却觉得这些“苦”算不得什么,挺一挺就过去了,因为“在学校吃不饱,在家就更吃不饱”。

 

面对困苦,刘嘉麒只好用“干一行爱一行”的精神坚持着,激励自己投入进去,从中找到兴趣,理解地质这门科学的价值和内涵,进而明确学习的目的和方向,增长学习的动力。

 

很快,刘嘉麒从同学中脱颖而出,1965年考取了本校的研究生。正当他潜心钻研,打算要在科学之路上有所作为时,十年“文革”中断了他的学术之路。

 

遵照指示,刘嘉麒于1968年离开了长春地质学院,分配到辽宁省营口地质大队任技术员。1973年,又被调往吉林冶金地质勘探研究所,因出色的工作成绩很快成为单位骨干,任同位素地质研究室主任。

 

1978年,中断了十余年的全国研究生招生得以恢复。已小有成绩的刘嘉麒觉得,虽然当时的工作环境还不错,自己也非常受重视,但仍然算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他想去更广阔的天地见见大世面,于是报考了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院(现为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的研究生。

 

那一年,已成家立业的刘嘉麒37岁了,女儿也已经一周岁。很多人不理解,为何要在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选择继续求学。“‘文革’期间,我的学业有个断层。科学在迅猛发展,十年都没有很好地从事科学研究,没有学习,我知道很多东西都落后了。”刘嘉麒说,他重新燃起了做学问的热情,想要弥补十年的损失,“要想拼搏,就得到最前沿、最有冲击力的地方去”。

 

当时的研究生招考,与今天不可同日而语,真可谓“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十几年累积下来数量众多的有志于做学问的知识青年,竞争的激烈程度可以想见。刘嘉麒成功了,先后成为中国著名地质学家侯德封先生和刘东生先生的门生。

 

与别人不同,这是刘嘉麒第二次念研究生,与班里年龄最小的学生相比,已有十几岁的差距。刘嘉麒知道自己是个“老学生”了,更是耽误不得,只好“把37岁当27岁来过”。

 

1985年,刘嘉麒获得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院暨中国科学院地质研究所地层古生物专业博士学位,成为新中国成立后培养的第一批博士。身着博士服那年,他已44岁。

 

创新的锋芒

 

考入中国科技大学研究生院,是刘嘉麒的人生转变,同样也是他科研方向的重要转折点。选择学位论文题目时,老同事们建议他做一个把握性较大的选题。刘嘉麒则感觉那个题目“相对平淡了一点”,尽管能做成,不过,无非是在前人工作基础上的延续。

 

“我都工作十几年了,再跟那些小师弟、师妹比,就太没水平了吧?”刘嘉麒开玩笑说,对于论文选题,他有自己的主意,“不能搞那么平淡的东西。”

 

虽说已是个“老学生”,刘嘉麒仍然认为自己作为学术上的年轻人,要有敢闯敢拼的勇气。“这段时间要是不拼搏,不创新,那年纪大了就更难有创新的锋芒。”

 

凭着个人胆识和多年的工作积累,刘嘉麒为自己选了一个比较冒险的题目,用同位素年代学和地球化学的方法,对长白山乃至整个东北地区新生代火山活动进行研究。

 

这个题目,要对非常年轻的岩石进行同位素年龄测定,当时在国内还没有先例,一些老师不大放心,问刘嘉麒到底有没有把握。他也深知这项工作难度很大,但根据自己查阅的资料和拥有的科研条件判断,“心里还有些底”,因此坚持要试一试。

 

毕业时,刘嘉麒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1986年他因“在中国东北地区新生代火山岩年代学研究中作出卓越成就”而被中国矿物岩石地球化学学会授予首届侯德封(地球化学)奖;1990年,又被国家教委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评为“作出突出贡献的中国博士学位获得者”。他在硕士、博士研究生论文中得到的数据结论,成为此后同行进行相关研究时的基础性文献,国际上至今还在引用。

 

对于科学研究的创新性工作,刘嘉麒有着自己的理解。在他看来,跟在别人身后作研究,“作成了也只是跟着跑,没有什么精彩”;而做些有风险的新东西,“做成了就是创新,做不成也不要一蹶不振,可以变失败为成功之母嘛”。

 

从研究长白山火山活动开始,刘嘉麒把自己引入到了火山地质学领域,从此结下了与火山的不解之缘。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