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传南京大学贫困生炫富:上海实习3月 买衣服花4万

12月3日,南京大学学生明某被质疑一边炫富一边领贫困补助。4日,新京报记者搜索学校官网发现,明某申请到了贫困生德旺奖学金,并曾于2018-2019年度被认定为家庭贫困生。明某同学称,明某名下还有一家注册资本200万元的公司。新京报记者致电该公司工商登记电话,接线人称公司已转给了南大学生明某。南京大学宣传部工作人员表示,学校已经介入调查。 有人发网帖质疑南京大学学生明某一边炫富一边领贫困补助。 12月3日,有人在网上发帖质疑称,南京大学学生明某微博显示的生活动态与其贫困生身份不符。4日,新京报记者发现,明某微博账号中的相关内容已搜索不到。 明某的大学同学告诉新京报记者,明某在2018至2019学年被认定为贫困生身份,获得了有名额限制且只能由贫困生申领的德旺奖学金,“有其他贫困生也申请过德旺奖学金,但没有被评上。” 学校官网显示,明某申请到贫困生才能申领的德旺奖学金。 新京报记者在南京大学官网查询发现,明某确实在2018至201年度被认定为家庭贫困生,并申请到贫困生才能申领的德旺奖学金。 一家注册资金为200万元的公司通过第三方被转让给明某。 上述同学还表示,明某参加了香港大学交换自费项目,且其名下还有一家注册资金达200万元的公司。新京报记者致电该公司工商登记电话,接听电话的人员表示,公司已通过第三方转给南京大学学生明某。 4日,新京报记者多次尝试与明某取得联系,但对方未接听电话。南京大学宣传部工作人员表示,校方已经介入调查。来源:新京报 相关新闻 南京大学女生一边领贫困补助一边炫富 校方回应 近日,有网友称@南京大学 一学生在网上“炫富”,但其申请有贫困补助,参加了2018-2019学年面向贫困生的课程,并在2020年获得德旺奖学金。该学生曾回应同学称,其大一申请贫困生时家里亲人患病了,2020年已停止申请。 网传南京大学贫困生网上炫富 校方:正在调查,会给学生们一个说法 今日,网上一则名为《如何看待南京大学商学院某明姓女生「一边凡尔赛一边领贫困补助」的操作?》的帖子,引发热议。有网友发帖称南京大学商学院学生明某在微博上发布不少“炫富”内容,但其此前参加了学校只有贫困生才能申请的能力培训课程,同时还在申请贫困生的德旺奖学金。 红星新闻记者在南京大学启明网官方网站上,查到一份名为“雨花斑斓成长计划——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能力培养提升培训课程”(2018-2019学年第一学期)的文件,当中显示有与明某身份信息相同的学生,曾经参加过的贫困生能力培训课程。 ↑网贴称明某在微博上晒出的是较高的消费水平 南京大学学生工作处学生服务中心工作人员称,此培训课程的申请条件必须是学校的贫困生档案库里的学生。而德旺奖学金评定条件是“品学兼优,同等条件下家庭贫困学生优先”,但确实力推贫困学生。 对于明某的真实家庭条件和网曝炫富的花销情况,南京大学宣传部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学校正在介入调查,“不管是对哪一方的学生,我们都会给个说法。” 好友:大学月生活费一两千,曾用过一万元的手机 在爆料帖中,网友称南京大学商学院学生明某,“贫困生身份到期后依然申请只有贫困生可以得的德旺奖学金(金额为10000元)”;同时,发帖人称,明某在微博上晒出的,却是较高的消费水平,“暑期上海实习3月,不算吃东西买衣服花了4万”、“参加港大、港中文的寒假自费项目”、“日常准备留学的费用”、“购买某奢侈品品牌的裙子”、“在某连锁KTV存有千元消费卡和酒”。 ↑网贴称明某在微博上晒出的是较高的消费水平 根据此帖中展示的疑似明某微博截图,红星新闻记者看到,有一些出游和在西餐厅、日料店消费的照片,以及曾提到“吃东阿阿胶,250g要¥1200”等内容,但根据网友提供的该账号,红星新闻记者搜索发现,该账号内容目前已搜不到,微博名称也已更换。 有多位自称是其高中的同学接受了红星新闻采访。同学A表示,自己与明某高中同班,明某在班上学习成绩很好,曾经告诉同学自己家庭是“小康水平”,吃穿用度“不拮据”。 另一位自称是其高中好友B称,明某大学时生活费一个月1500元至2500元左右,如算上寒暑假会有兼职家教的收入,一个假期能有一万左右。明某父亲是某县政府公务员,明某母亲无固定工作,曾做过一些生意,“在县城里相对算有钱的”。据B讲述,高考后,明某父亲曾给她买了iPhoneX,“当年最好的手机,一万左右。” 校方:正在调查 #p#分页标题#e#根据网友提供的资料显示,明某在2018年至2019年期间,曾参加南京大学的贫困生能力培训课程“雨花斑斓成长计划”。红星新闻记者从南京大学官网查到一份名为“雨花斑斓成长计划——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能力培养提升培训课程”(2018-2019学年第一学期)的文件,当中确有显示有与明某身份信息相同的学生,曾经参加过的贫困生能力培训课程。 该计划的课程设置包括基本礼仪及职场礼仪、手机、数码摄影零基础、PS及PR简单应用,每个班级根据老师课程内容的要求规模不同,20-80人不等,网传截图显示,明某当时参加的是“舞蹈班”和“Excel入门实践”。 ↑南京大学“雨花斑斓成长计划”培训课程学生名单 南京大学学生工作处学生服务中心负责相关工作的老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雨花斑斓成长计划”是学校从2017年春季开始的一项面向家庭条件贫困的本科生,开展的综合能力提升的培训计划;而“德旺奖学金”是企业家曹德旺先生及一些慈善家提供的助学金,评定标准有两个,需要品学兼优,在同等条件下,家庭经济困难学生优先。“这个奖学金的申请条件并不严苛,对成绩没有特别高的要求,但确实力推贫困学生。” 而对于贫困生的认定,该老师介绍,需要在新生入校时,递交认定申请,自行提交贫困认定申请表,然后经由班级、学院、学校各个层级评选小组的层层评定,方能进入学校档案库,评选标准参照国家相关部门发布的标准。 ↑南大官网显示,除社会学院,“德旺奖学金”面向家庭经济困难学生 红星新闻记者在教育部官网上看到,2018年育部等六部门发布《关于做好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工作的指导意见》显示,贫困生的认定标准需综合参考主要家庭收入、财产、债务以及是否属于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学生、最低生活保障家庭学生、特困供养学生、孤残学生、烈士子女、家庭经济困难残疾学生及残疾人子女等情况。 南京大学宣传部相关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目前学校已注意到此事,校方正在介入调查。 那么明某到底是不是贫困生?该工作人员表示,学校关于贫困生的认定,是按照国家相关标准的,每个奖学金或补助金的标准也不一样,学校正在积极调查当中。 同时,该工作人员称,目前学校关于德旺奖学金的发放学生尚在评定当中,还未出结果。“我们会经过细致调查,给不管是哪一方的学生,都有一个说法的。” 12月3日,南京大学学生明某被质疑一边炫富一边领贫困补助。4日,新京报记者搜索学校官网发现,明某申请到了贫困生德旺奖学金,并曾于2018-2019年度被认定为家庭贫困生。明某同学称,明某名下还有一家注册资本200万元的公司。新京报记者致电该公司工商登记电话,接线人称公司已转给了南大学生明某。南京大学宣传部工作人员表示,学校已经介入调查。 有人发网帖质疑南京大学学生明某一边炫富一边领贫困补助。 12月3日,有人在网上发帖质疑称,南京大学学生明某微博显示的生活动态与其贫困生身份不符。4日,新京报记者发现,明某微博账号中的相关内容已搜索不到。 明某的大学同学告诉新京报记者,明某在2018至2019学年被认定为贫困生身份,获得了有名额限制且只能由贫困生申领的德旺奖学金,“有其他贫困生也申请过德旺奖学金,但没有被评上。” 学校官网显示,明某申请到贫困生才能申领的德旺奖学金。 新京报记者在南京大学官网查询发现,明某确实在2018至201年度被认定为家庭贫困生,并申请到贫困生才能申领的德旺奖学金。 一家注册资金为200万元的公司通过第三方被转让给明某。 上述同学还表示,明某参加了香港大学交换自费项目,且其名下还有一家注册资金达200万元的公司。新京报记者致电该公司工商登记电话,接听电话的人员表示,公司已通过第三方转给南京大学学生明某。 4日,新京报记者多次尝试与明某取得联系,但对方未接听电话。南京大学宣传部工作人员表示,校方已经介入调查。来源:新京报 相关新闻 南京大学女生一边领贫困补助一边炫富 校方回应 近日,有网友称@南京大学 一学生在网上“炫富”,但其申请有贫困补助,参加了2018-2019学年面向贫困生的课程,并在2020年获得德旺奖学金。该学生曾回应同学称,其大一申请贫困生时家里亲人患病了,2020年已停止申请。 网传南京大学贫困生网上炫富 校方:正在调查,会给学生们一个说法 #p#分页标题#e#今日,网上一则名为《如何看待南京大学商学院某明姓女生「一边凡尔赛一边领贫困补助」的操作?》的帖子,引发热议。有网友发帖称南京大学商学院学生明某在微博上发布不少“炫富”内容,但其此前参加了学校只有贫困生才能申请的能力培训课程,同时还在申请贫困生的德旺奖学金。 红星新闻记者在南京大学启明网官方网站上,查到一份名为“雨花斑斓成长计划——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能力培养提升培训课程”(2018-2019学年第一学期)的文件,当中显示有与明某身份信息相同的学生,曾经参加过的贫困生能力培训课程。 ↑网贴称明某在微博上晒出的是较高的消费水平 南京大学学生工作处学生服务中心工作人员称,此培训课程的申请条件必须是学校的贫困生档案库里的学生。而德旺奖学金评定条件是“品学兼优,同等条件下家庭贫困学生优先”,但确实力推贫困学生。 对于明某的真实家庭条件和网曝炫富的花销情况,南京大学宣传部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学校正在介入调查,“不管是对哪一方的学生,我们都会给个说法。” 好友:大学月生活费一两千,曾用过一万元的手机 在爆料帖中,网友称南京大学商学院学生明某,“贫困生身份到期后依然申请只有贫困生可以得的德旺奖学金(金额为10000元)”;同时,发帖人称,明某在微博上晒出的,却是较高的消费水平,“暑期上海实习3月,不算吃东西买衣服花了4万”、“参加港大、港中文的寒假自费项目”、“日常准备留学的费用”、“购买某奢侈品品牌的裙子”、“在某连锁KTV存有千元消费卡和酒”。 ↑网贴称明某在微博上晒出的是较高的消费水平 根据此帖中展示的疑似明某微博截图,红星新闻记者看到,有一些出游和在西餐厅、日料店消费的照片,以及曾提到“吃东阿阿胶,250g要¥1200”等内容,但根据网友提供的该账号,红星新闻记者搜索发现,该账号内容目前已搜不到,微博名称也已更换。 有多位自称是其高中的同学接受了红星新闻采访。同学A表示,自己与明某高中同班,明某在班上学习成绩很好,曾经告诉同学自己家庭是“小康水平”,吃穿用度“不拮据”。 另一位自称是其高中好友B称,明某大学时生活费一个月1500元至2500元左右,如算上寒暑假会有兼职家教的收入,一个假期能有一万左右。明某父亲是某县政府公务员,明某母亲无固定工作,曾做过一些生意,“在县城里相对算有钱的”。据B讲述,高考后,明某父亲曾给她买了iPhoneX,“当年最好的手机,一万左右。” 校方:正在调查 根据网友提供的资料显示,明某在2018年至2019年期间,曾参加南京大学的贫困生能力培训课程“雨花斑斓成长计划”。红星新闻记者从南京大学官网查到一份名为“雨花斑斓成长计划——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能力培养提升培训课程”(2018-2019学年第一学期)的文件,当中确有显示有与明某身份信息相同的学生,曾经参加过的贫困生能力培训课程。 该计划的课程设置包括基本礼仪及职场礼仪、手机、数码摄影零基础、PS及PR简单应用,每个班级根据老师课程内容的要求规模不同,20-80人不等,网传截图显示,明某当时参加的是“舞蹈班”和“Excel入门实践”。 ↑南京大学“雨花斑斓成长计划”培训课程学生名单 南京大学学生工作处学生服务中心负责相关工作的老师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雨花斑斓成长计划”是学校从2017年春季开始的一项面向家庭条件贫困的本科生,开展的综合能力提升的培训计划;而“德旺奖学金”是企业家曹德旺先生及一些慈善家提供的助学金,评定标准有两个,需要品学兼优,在同等条件下,家庭经济困难学生优先。“这个奖学金的申请条件并不严苛,对成绩没有特别高的要求,但确实力推贫困学生。” 而对于贫困生的认定,该老师介绍,需要在新生入校时,递交认定申请,自行提交贫困认定申请表,然后经由班级、学院、学校各个层级评选小组的层层评定,方能进入学校档案库,评选标准参照国家相关部门发布的标准。 ↑南大官网显示,除社会学院,“德旺奖学金”面向家庭经济困难学生 红星新闻记者在教育部官网上看到,2018年育部等六部门发布《关于做好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认定工作的指导意见》显示,贫困生的认定标准需综合参考主要家庭收入、财产、债务以及是否属于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学生、最低生活保障家庭学生、特困供养学生、孤残学生、烈士子女、家庭经济困难残疾学生及残疾人子女等情况。 南京大学宣传部相关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目前学校已注意到此事,校方正在介入调查。 那么明某到底是不是贫困生?该工作人员表示,学校关于贫困生的认定,是按照国家相关标准的,每个奖学金或补助金的标准也不一样,学校正在积极调查当中。 同时,该工作人员称,目前学校关于德旺奖学金的发放学生尚在评定当中,还未出结果。“我们会经过细致调查,给不管是哪一方的学生,都有一个说法的。” (责任编辑:admin)